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正版不易,生存艰难, 请到晋江多做支持。

    楚瑜听了这话, 急忙让人将卫韫的信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卫韫的信明显比上一次平稳了许多,没有多说什么, 寥寥几笔,就只是说了一下到了那里, 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楚瑜看着这信, 不由得想起以往卫韫回信,从来都是长篇大论,那一日周边景致、风土人情, 事无巨细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而今日这封信, 哪怕说是卫珺写的,她也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她觉得心里有些发闷, 人的成长本就是一个令人心酸的过程,而以这样惨烈的代价快速长大,那就是可悲了。

    她将府里的情况报了一下, 想了想,还是加了一句:

    时闻华京之外,山河秀丽, 归家途中, 若有景致趣事, 不妨言说一二。

    写完之后, 她便让人将信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今卫府虽然被围, 但是大家都还不清楚原因,卫府在军人中地位根深蒂固,倒也没有太过为难,哪怕偶有信鸽来往,大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了。

    送完信后,楚瑜终于得了休息,她躺在床上,看着明月晃晃,好久后,终于叹息出声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醒来,楚瑜又开始筹备灵堂之事,如今采买需要由外面士兵监督,但对方并没为难,材料上倒也没什么,只是如今各房少夫人避在屋中,仿佛是怕了和卫家扯上关系,时刻做好了离开的准备,就楚瑜一个人在忙碌,人手上倒有些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做事的人多,可有些事总要有主子看着,才能做得精细。

    楚瑜忙活了一大早上,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,她抬起头来,看见蒋纯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她穿了一身素服,头发用素带绑在身后,面上不施脂粉,看上去秀丽清雅。楚瑜愣了愣,随后道:“二少夫人如今尚在病中,何不好好休养,来此作甚?”

    蒋纯笑了笑,面上到没有昨天的失态了。

    “我身子大好,听闻你忙碌,便过来看看,想能不能帮个忙。上次你不是问我,能否帮你一起操办父亲和诸位公子的后事吗?”

    楚瑜没想到蒋纯恢复得这样快,她犹豫了一下,终于道:“你……想开了些吧?”

    “本是我昨日犯傻,承蒙少夫人指点。如今陵春尚在,我身为母亲,为母应刚。”

    蒋纯叹了口气,朝着楚瑜行了个礼:“救命之恩,尚未言谢。”

    “二少夫人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楚瑜赶忙扶住她:“本是一家姐妹,何须如此?”

    蒋纯被她扶起来,听了她的话,踌躇了片刻道:“那日后我便唤少夫人阿瑜,少夫人若不嫌弃,可叫我一声二姐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大家患难与共,怎会嫌弃?”

    楚瑜含笑:“二姐愿来帮我,那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便往里走去,楚瑜将家中庶务细细同蒋纯说来。

    卫束是梁氏的长子,楚瑜未曾进门前,蒋纯作为二少夫人,也会帮着梁氏打理内务,她一接手,比楚瑜又要利索几分。

    楚瑜观察着蒋纯做事,想了想后,有些忍不住道:“我将梁氏押送官府……”

    “应当的。”蒋纯声音平淡,看这账本,慢慢道:“这些年来,梁氏一直时刻做好了卫府落难便卷款逃脱的准备,她在外面有个姘头,如今少夫人先发制人,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楚瑜心中大惊。

    怪不得上一世梁氏不过一个妾室,却能在最后将卫府钱财全部带走后,还没留下半点痕迹,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,原来她本就不是一个人在做这是。

    “二姐既然知道,为何不同夫人明说?”

    楚瑜心思定了定,先问出来,蒋纯笑了笑:“有些事,看破不说破,她毕竟是我婆婆。”

    话点到这里,楚瑜瞬间明了。

    蒋纯聪慧至此,怕是早就发现了梁氏的蛛丝马迹,只是那毕竟是卫束的母亲,因此她虽然知道,但也没有多说,便是怕撕破脸后,大家难堪。

    而如今卫束已死,她也不用过多顾及。上一世若蒋纯没有闻讯后自杀,以蒋纯的手段,卫府或许会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高楼倾覆,虽一卯之误,亦有百梁之功。

    楚瑜看着蒋纯,不由得有些发愣,蒋纯拨动着算盘,想了想,抬头道:“陵春如今随着夫人去兰陵,应当无事吧?”

    卫陵春是蒋纯的孩子,也是五位小公子中最年长的。

    楚瑜知晓她担心,便道:“这你放心,他们分成三波人出去,走得隐蔽,而且府中精锐我尽数给了他们,加上现在卫府只是被围,并非有罪,他们在外,应当无事。”

    蒋纯本也知道,如今楚瑜说来,也只是让她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有蒋纯加入,楚瑜处理事快上许多。卫韫一路上一直给楚瑜写信,看得出他已经尽量想给楚瑜讲沿路过往,然而却因心思不在,全然少了过去的那份趣味,干瘪得仿佛是在例行公事。

    楚瑜看着那信,每日读完了,就将它细细折起,放入床头柜中,然后寻了一些彩泥来,想象着卫珺和卫韫的模样,捏了他们的样子。

    卫家七位公子,楚瑜记得长相的也就这两位,其他几乎都未曾谋面,只是在新婚当日听过他们的声音。

    泥人捏好的时候,也到卫韫归京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卫韫归京前夜,卫府门前就加派了人手,气氛明显紧张起来,蒋纯从外面走进来,颇有些焦躁道:“阿瑜,他们这番阵势,总不至于在门口就将小七拿下吧?他们在战场上到底是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蒋纯絮叨着,面上担忧尽显。

    楚瑜镇定吩咐着府里挂上白绫,同时让人通知下去,明日让各屋中少夫人清晨到前院聚集,等着卫韫回来。做完这一切后,她才同蒋纯道:“不管怎样,明日我们都要体体面面将父兄迎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瑜这样冷静的态度,让蒋纯镇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认真:“若他们胆敢在我夫君灵前折辱小七,我必不饶他们!”

    楚瑜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好笑,却是笑意盈盈点头:“好,不饶他们。”

    当天夜里,楚瑜一夜辗转反侧,根本睡不着。

    卫韫已经到了城外,只是进城之前,需稍作整顿。大概就像楚瑜要让卫韫看到卫府如今最好的一面,卫韫此刻大概也希望,家里人不要看到他太过狼狈的模样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色亮起来时,楚瑜便起了。

    她让人将她头发梳成妇人发髻,头上带了白花,随后换上了纯白色长裙,外面套上了云锦白色广袖,看上去庄重素雅。

    她画了淡妆,看上去精神许多,将珍珠耳坠带上后,便见得出,虽是素衣带花,却并未显得狼狈憔悴。

    她做好一切后,来到院落之中,清点人数。

    然而院中三三两两,只有蒋纯和六少夫人王岚房里的人在。

    楚瑜双手端在袖中,面色冷峻: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其他几位少夫人,都言身体有恙。”

    管家上前来,一板一眼道:“奴才去请过了,都不愿来。”

    管家的话,已经将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了,“言”有恙,不“愿”来。

    楚瑜知道这些人在打算什么,无非就是向外面人表态,不愿和卫府牵扯太多。

    楚瑜目光落到去请人的管家身上:“他们如今是在床上爬不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管家没明白楚瑜是什么意思,尚还茫然,旋即就听见楚瑜提高了声音:“明月晚月,去各房中通知诸位没来的少夫人,除非他们在床上爬不起来,不然就给我立刻滚过来!若是不来,就直接把腿打断了不用来!”

    管家面色震惊,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格外难看。

    把腿打断……

    然而晚月长月却完全不觉有问题的样子,直接带人就去了。

    蒋纯也有些尴尬,上前道:“阿瑜,你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争的是卫府的脸,”楚瑜冷着声音,说是回答蒋纯,目光却是看向众人:“谁今天不给我脸,就别怪我不给她脸!”

    众人等了片刻,就听见姚珏的声音从远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怒然道:“楚瑜,谁给你的胆子,要断我的腿?!”

    楚瑜转过头去,看见姚珏和其他三位少夫人风急火燎赶过来。

    姚珏手提着鞭子,眼见着要甩过来,就听楚瑜道:“怎么,休书是不想要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姚珏手上一僵。

    楚瑜含笑而立,目光扫过这三位少夫人:“我今日就明说了,今天你们老老实实的,那日后我便替你们和卫韫求了这封休书,你们和卫家便是彻底了没了关系。若今日你们还要闹,”楚瑜怒吼出声:“那就闹下去,反正我这条命就放在这里,我拿命和你们闹,我看你们闹不闹得起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便就是这时,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七公子回来了!”

    楚瑜确认了消息后,也瞒不下了。

    楚家连夜调了一百家兵给楚瑜,如今卫府几乎被楚瑜掌控,哪怕有些侍卫有了异心,有令牌加上楚家的家兵,那些侍卫也做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楚瑜先人请了大夫过来给她问诊,而后将几位少夫人全部叫到大堂中来。

    几位少夫人也知道出了大事,纷纷都谨慎收敛,不敢多说什么。她们被楚瑜请到大堂,打量了一会儿周边后,三少夫人张晗试探着道:“夫人呢?”

    楚瑜坐下来,平静道:“夫人带着五位小公子去兰陵看望老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几位少夫人脸色都变了,姚珏霍然起身,怒道:“带五位小公子离开,怎的都不知会我们这些当母亲的一声?!”

    姚珏出身姚家,如今姚家女贵为皇后,嫡长子为太子,姚家一家身份水涨船高,哪怕是庶出之女,也比其他人有底气得多。

    楚瑜心里思索着上辈子卫韫最后是提了姚勇的人头回来,又想到如今卫家必然是遇上了什么阴谋诡计,看见姚家人就觉得心里不畅快,她冷冷扫了姚珏一眼,平淡出声道:“带人出去的,是大夫人,你与其朝我吼,不若去找婆婆吼去?”

    姚珏被这么一说,莫名觉得气势弱了几分,她张了张口还想说话,楚瑜骤然提高声音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楚瑜你……”

    姚珏疾步上前去,卫夏卫冬立刻上前,拦住了姚玉。楚瑜继续道:“闹,你就继续闹,你可知我为什么送他们走?又可知前线发生了什么?!你便将时间继续耽搁下去,到时候谁都跑不掉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所有人心里咯噔一下,素来最有威望的五少夫人谢玖走上前去,按住姚珏的手,看着楚瑜,认真道:“前线发生了什么,还请少夫人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清晨,小七从前线发回来的消息,”楚瑜沉着声,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盯着楚瑜,仔细听着楚瑜的话,楚瑜打量着众人的神色,缓慢道:“公公与诸位兄长,在白帝谷被困后,全军覆灭,如今小七以裹尸装棺,带着他们在回来的路上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完了,所有人都没有反应,大家都呆呆看着楚瑜,许久后,谢玖最先回过神来,颤着声道:“少夫人说的兄长,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似乎也察觉,楚瑜用的是“诸位”,绝不是一位,于是她改口道:“是,哪几位?”

    楚瑜叹息了一声,慢慢道:“除了小七以外,包括世子在内,六位公子连同镇国公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声尖叫从人群中传来,所有人抬头看去,却是六少夫人王岚。

    她如今刚刚怀上身孕,本就在敏感之时,听到这消息,她疯了一般扑向楚瑜,挣扎道:“你胡说!我夫君怎么可能死!你瞎说!”

    她声音又尖又利,侍女上前拉住她,楚瑜皱起眉头,给长月一个眼神,长月便抬起手,一个手刀便将王岚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岚昏死过去后,房间里就留下了三少夫人的哭声,而谢玖和姚珏站在大厅里,全然还没反应过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楚瑜看向她们,正打算说什么,就听见姚珏仿佛是突然惊醒一般道:“我不信,我得回去,我要去找我娘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急冲冲朝外走去,然而没走几步,外面就传来了喧哗之声,楚瑜皱眉抬头,就看见士兵匆忙入内,焦急道:“少夫人不好了,一群士兵拿着圣旨将府里包围了,说是七公子回来之前,谁都不能离开!”

    前线的消息应该已经到了宫里,皇帝做这件事也在她意料之内,不然她也不会让柳雪阳带着孩子早早离开。

    她平静道:“无妨,让他们围去。”

    如今还未定罪,便没有任何人敢闯入镇国侯府来。

    她扭过头,继续吩咐下人,让他们将蒋纯和王岚放在一起,严加看管,让大夫好生照料着。

    王岚的孩子,得尽量生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上辈子……她生下来了吗?

    楚瑜不记得,上辈子卫府的少夫人们,除了一个殉情的蒋纯太过轰动,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太多的传闻,大多听闻都被卫韫代替兄长给了休书,放回家去再嫁了。

    楚瑜一面思索着上辈子所有信息,一面有条不紊吩咐着。而姚珏似乎全然不信侍卫的话,吵嚷着要出去。

    楚瑜也没有管她,反而将目光看向谢玖。

    “五少夫人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她声音平静,谢玖是个聪明人,她立刻看出了楚瑜的意图,皱着眉道:“如今卫家显然是沾了大罪,你还打算留着?”

    这话出来,楚瑜便明白谢玖的选择了,她静静看了她一会儿,却是问:“你对五公子没有感情的吗?”

    谢玖愣了愣,等她反应过来时,便沉默了。

    好久后,她艰难出声:“可我总得为未来打算,我才二十四岁。”

    她坚定看向楚瑜,似乎还想说什么,楚瑜却点了点头,全然没有鄙夷和不耐,淡道:“可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便转过身去,同下人吩咐着后面白事操办的要点,再没看谢玖一眼。

    面对楚瑜这样淡然的态度,谢玖一瞬间觉得,自己站在自己,似乎难看极了,狼狈极了。

    她捏着拳头,猛地提声:“你留下来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楚瑜顿住步子,转过头去,谢玖声音笃定:“楚瑜,你还小,你不懂一个人过一辈子是多么可怕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一个人,”楚瑜打断她,声音沉稳淡然:“我还有卫家陪着。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