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正版不易,生存艰难, 请到晋江多做支持。  几位少夫人也知道出了大事, 纷纷都谨慎收敛, 不敢多说什么。她们被楚瑜请到大堂, 打量了一会儿周边后,三少夫人张晗试探着道:“夫人呢?”

    楚瑜坐下来, 平静道:“夫人带着五位小公子去兰陵看望老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几位少夫人脸色都变了, 姚珏霍然起身, 怒道:“带五位小公子离开,怎的都不知会我们这些当母亲的一声?!”

    姚珏出身姚家,如今姚家女贵为皇后,嫡长子为太子,姚家一家身份水涨船高, 哪怕是庶出之女,也比其他人有底气得多。

    楚瑜心里思索着上辈子卫韫最后是提了姚勇的人头回来,又想到如今卫家必然是遇上了什么阴谋诡计,看见姚家人就觉得心里不畅快,她冷冷扫了姚珏一眼, 平淡出声道:“带人出去的, 是大夫人,你与其朝我吼, 不若去找婆婆吼去?”

    姚珏被这么一说, 莫名觉得气势弱了几分, 她张了张口还想说话,楚瑜骤然提高声音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楚瑜你……”

    姚珏疾步上前去,卫夏卫冬立刻上前,拦住了姚玉。楚瑜继续道:“闹,你就继续闹,你可知我为什么送他们走?又可知前线发生了什么?!你便将时间继续耽搁下去,到时候谁都跑不掉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所有人心里咯噔一下,素来最有威望的五少夫人谢玖走上前去,按住姚珏的手,看着楚瑜,认真道:“前线发生了什么,还请少夫人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清晨,小七从前线发回来的消息,”楚瑜沉着声,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盯着楚瑜,仔细听着楚瑜的话,楚瑜打量着众人的神色,缓慢道:“公公与诸位兄长,在白帝谷被困后,全军覆灭,如今小七以裹尸装棺,带着他们在回来的路上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完了,所有人都没有反应,大家都呆呆看着楚瑜,许久后,谢玖最先回过神来,颤着声道:“少夫人说的兄长,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似乎也察觉,楚瑜用的是“诸位”,绝不是一位,于是她改口道:“是,哪几位?”

    楚瑜叹息了一声,慢慢道:“除了小七以外,包括世子在内,六位公子连同镇国公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声尖叫从人群中传来,所有人抬头看去,却是六少夫人王岚。

    她如今刚刚怀上身孕,本就在敏感之时,听到这消息,她疯了一般扑向楚瑜,挣扎道:“你胡说!我夫君怎么可能死!你瞎说!”

    她声音又尖又利,侍女上前拉住她,楚瑜皱起眉头,给长月一个眼神,长月便抬起手,一个手刀便将王岚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岚昏死过去后,房间里就留下了三少夫人的哭声,而谢玖和姚珏站在大厅里,全然还没反应过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楚瑜看向她们,正打算说什么,就听见姚珏仿佛是突然惊醒一般道:“我不信,我得回去,我要去找我娘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急冲冲朝外走去,然而没走几步,外面就传来了喧哗之声,楚瑜皱眉抬头,就看见士兵匆忙入内,焦急道:“少夫人不好了,一群士兵拿着圣旨将府里包围了,说是七公子回来之前,谁都不能离开!”

    前线的消息应该已经到了宫里,皇帝做这件事也在她意料之内,不然她也不会让柳雪阳带着孩子早早离开。

    她平静道:“无妨,让他们围去。”

    如今还未定罪,便没有任何人敢闯入镇国侯府来。

    她扭过头,继续吩咐下人,让他们将蒋纯和王岚放在一起,严加看管,让大夫好生照料着。

    王岚的孩子,得尽量生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上辈子……她生下来了吗?

    楚瑜不记得,上辈子卫府的少夫人们,除了一个殉情的蒋纯太过轰动,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太多的传闻,大多听闻都被卫韫代替兄长给了休书,放回家去再嫁了。

    楚瑜一面思索着上辈子所有信息,一面有条不紊吩咐着。而姚珏似乎全然不信侍卫的话,吵嚷着要出去。

    楚瑜也没有管她,反而将目光看向谢玖。

    “五少夫人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她声音平静,谢玖是个聪明人,她立刻看出了楚瑜的意图,皱着眉道:“如今卫家显然是沾了大罪,你还打算留着?”

    这话出来,楚瑜便明白谢玖的选择了,她静静看了她一会儿,却是问:“你对五公子没有感情的吗?”

    谢玖愣了愣,等她反应过来时,便沉默了。

    好久后,她艰难出声:“可我总得为未来打算,我才二十四岁。”

    她坚定看向楚瑜,似乎还想说什么,楚瑜却点了点头,全然没有鄙夷和不耐,淡道:“可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便转过身去,同下人吩咐着后面白事操办的要点,再没看谢玖一眼。

    面对楚瑜这样淡然的态度,谢玖一瞬间觉得,自己站在自己,似乎难看极了,狼狈极了。

    她捏着拳头,猛地提声:“你留下来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楚瑜顿住步子,转过头去,谢玖声音笃定:“楚瑜,你还小,你不懂一个人过一辈子是多么可怕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一个人,”楚瑜打断她,声音沉稳淡然:“我还有卫家陪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的独木桥,我不劝你,你何必拦我?”

    楚瑜皱起眉头:“谢玖,我以为你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谢玖被这句话止住声,楚瑜说的没错,只是说,楚瑜的选择,把其他所有人的,都衬得格外不堪。

    谢玖看着她远走,深吸了口气,还是选择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既然要远离,自然不能再和谢家有太多的纠葛。卫韫回来时,皇帝自然会解开这守卫禁制,她得早些和卫家脱离了干系。

    谢玖觉得自己想得无比冷静,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典型的、冷漠的、聪慧的世家女,然而等她走到房间里,坐在床榻上,不知道怎么的,她就突然想起她夫君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她脱鞋躺到床上,在这无人处,将脸埋入锦被之中,总算是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几个少夫人哭的哭,闹的闹,楚瑜让人看着他们,自己就开始筹办灵堂。

    人死了,总是要有归处,更何况卫家。

    听闻上辈子卫家闹得太过急促,那几位甚至连灵堂都没有,就匆匆下葬,连墓碑,都是后来卫韫重新再启的。

    如今她在这里,总不能让卫家像上辈子一样,英雄一世,却在最后连灵堂祭拜都无。

    上辈子她操办过自己母亲的白事,也操办过顾楚生母亲的白事,这件事上,她倒也算熟练。

    熟门熟路准备好了要采买的东西,商量好了灵堂的摆设和位置,这时候已经天黑了。

    她才想起蒋纯来,她想了想,决定再去看看蒋纯。

    蒋纯下午就醒了,醒过来之后就打算自杀,只是楚瑜早就让人看着,及时被抢了剑,这才保下一条命来。

    自杀未遂后,蒋纯便不再说话,也不进食,靠在窗边,一动不动,什么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楚瑜走进去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个人,目光如死,呆呆看着外面的天空。

    旁边丫鬟见到楚瑜来,想禀报些什么,楚瑜摆了摆手,他们便识趣走了下去。楚瑜来到蒋纯身边,坐下之后,给她掖了掖被子。

    “天晚露寒,好好照顾自己,别着凉。”

    蒋纯没有理会她,仿佛根本没她这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楚瑜靠在床的另一边,看着对面窗户外的月亮。

    “我嫁过来那天,其实都没看见阿珺长什么模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蒋纯终于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她慢慢回过头来,看见楚瑜靠在床的另一边,神色里带着温柔,仿佛是回忆起了什么:“我就听见他结结巴巴喊我一声楚姑娘,我心里想,这人怎么老实成这样,都成亲了,还叫我楚姑娘。”

    蒋纯垂下眼眸,明显是在听她说话。

    楚瑜也没看他,继续道:“成亲当天,他就出征,我想见见他到底长什么模样,于是我就追着过去,那天他答应我,一定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蒋纯终于开口:“别太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难过。”

    楚瑜笑了笑:“他不会想看我难过,所以,我也不想令故人伤怀。”

    蒋纯没有说话,她似乎明白了楚瑜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我与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微弱:“我从出生,到遇见二郎之前,从没高兴过。哪怕嫁给他,我也心怀忐忑,我怕他不喜欢我,更怕他欺辱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没有。”

    蒋纯声音沙哑:“成婚那天,我崴了脚,我想着,他必然会生气我出了丑,所以我硬撑着,一步一步往前走,我以为我要一个人,那么疼的走完所有路,结果他却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蹲下身来,”蒋纯笑起来,眼里全是怀念:“他背着我,走完了整条路。我们进了洞房,他亲自用药酒给我擦脚。从来没有一个人对我这样好过。”

    她目光落在楚瑜身上:“视若珍宝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楚瑜没说话,描述得越美好,面对现实的残忍,也就越疼得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如果一辈子不曾拥有过,那我也认命了。”蒋纯颤抖着闭上眼睛:“可我曾经遇到过这样好的人,我又怎么一个人走得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太疼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泪落下来:“一个人走那条路,太疼了。”

    楚瑜听到这话,再也忍不住,伸出手去,一把抱住了蒋纯。

    她压抑着眼里的热泪,拼命看向上方。

    “没事,”她沙哑着声音:“我在,蒋纯,这条路,我在,夫人在,还有你的孩子,你不是一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从你嫁进卫家开始,你早就不是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谁敢欺负你,我替你打回去。你病了,我照顾你;你无处可去,我陪伴你。蒋纯,”她抱紧她:“人这辈子,不是只有爱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有,只能死死抓住二公子的小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孩子,有卫府,你有家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蒋纯终于再也无法忍耐,那压抑的痛苦猛地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她嚎啕出声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