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谢太傅走出几步后,楚瑜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思索了片刻,抿了抿唇,终于还是追了上去,扬声道:“太傅!”

    谢太傅停下步子,楚瑜走上他面前,咬了咬牙,终于道:“太傅能否给我一句实话,此番事中,卫家到底有罪无罪?”

    谢太傅没说话,他目光凝在楚瑜身上,许久后,慢慢道:“少夫人该做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聪明人,那便是如果你猜不到、不知道,就不要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楚瑜何尝不是要做聪明人?可当谢太傅说出那句话时,她也忍不住有了那么点期盼,或许谢太傅会比她想象中做得更多。

    楚瑜没有回话,谢太傅见她神色坚定,沉默了片刻后,慢慢道:“有罪无罪,等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楚瑜明白了谢太傅的意思,如今既然被抓,那必然有罪,可是天子心中,或许还在犹豫,所以才有可能无罪。

    她明白了谢太傅的意思,斟酌了片刻:“那,若卫府有罪,我如今便带人去跪宫门,于陛下而言,又岂可容忍?”

    谢太傅想了想,没有多言,楚瑜打量着谢太傅的神色,继续道:“不若,太傅做个传信人,替妾身向陛下传个意思,求见陛下一面?”

    “你见陛下想做什么?”谢太傅皱起眉头,楚瑜平静回复:“如今一切依律依法,七公子尚未定罪,我自然是要去求陛下开恩。若陛下不允,我再寻他法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,便是她其实只是去找皇帝走个过场,至少先和皇帝商量一声,给他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谢太傅想了想,点头道:“可,明日我会同陛下说此事。其他事宜,我也会帮你打点。”

    楚瑜拱了拱手,同谢太傅道:“谢过太傅。”

    谢太傅点了点头,看了看渐渐小下来的秋雨:“不必送了,我先回去罢,之后若无大事,你我不必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楚瑜明白。”

    楚瑜躬身目送谢太傅走出去,没走两步,她便将管家招来道:“赶紧准备两万银送到谢太傅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管家愣了愣,却还是赶紧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楚瑜舒了口气,回到大堂,蒋纯忙走上来,焦急道:“如何了?”

    楚瑜点了点头:“太傅说会帮我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蒋纯坐下来,倒了杯茶,颇有些奇怪道:“你不送谢太傅?”

    楚瑜摆了摆手:“他既已答应帮我们,我们此刻不要走得太过于近了,否则陛下会猜忌谢太傅到底是真心被卫府所触动,还是别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送那两万银……”

    蒋纯有些疑惑,楚瑜抿了口茶:“他答应帮我们,这上下打点的钱,总不能出在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蒋纯点了点头,楚瑜放下茶杯,同她道:“你安置父亲和小叔们,我还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要打点的地方。”楚瑜面上带了疲惫之色:“可能也不会见,但也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楚瑜吩咐了管家准备了礼物,便往外走出,蒋纯有些踌躇道:“你身上还带着伤,要不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楚瑜摇了摇头,直接道:“小七还在天牢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出门去,上了马车。她列了一份名单,将说的话、可能会帮着说话的人全都列了出来,一一亲自送了礼物上门去。

    那些人一听是她来了,纷纷闭门不见。

    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