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楚瑜站在棺木前不动,曹衍眯眼:“你以为我当真怕了你不成?少夫人,你可睁眼看看,你们这棺木,是什么木,雕刻的,是什么纹,用的,是什么漆?”

    楚瑜没有回头,平静道:“我公公小叔所用之木,所刻之纹,所用之漆,均按他们所对应官职爵位所用,并无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此言差矣,”曹衍冷笑:“卫忠等人乃戴罪之身,应按庶民规格以葬,怎能用得起这样的棺木?来人,去东街给我买七具普通棺木来。少夫人,”曹衍转过头去,叹了口气:“曹某生性慈悲,卫府今日沦落至此,这七具棺材就当曹某送给卫府,少夫人不必言谢。”

    说着,曹衍指着那棺木道:“烦请少夫人让一让,不该呆的地方,一刻也不该呆。”

    “曹大人,我大楚可有律法言明戴罪之身以庶民葬?”

    “那我大楚又可有律法言明戴罪之身以公爵葬?!”

    说话期间,越来愈多大理寺的官兵赶了过来,曹衍不愿与楚瑜多做纠缠,直接道:“给我将卫忠等人请出来!”

    说着,曹衍带头带着士兵涌了上去,楚瑜立在卫忠棺木前,一动不动,士兵上前来开棺,楚瑜抬手按在棺木之上,竟就纹丝不动。士兵愣了愣,曹衍怒道:“怕什么,将她拉走啊!”

    士兵反应过来,冲去拉扯楚瑜,楚瑜趴在棺木之上,无论谁来拉扯,都死死抱在棺木之上。

    她果真如她所言,没有反抗,没有还手,只是谁都拉不开她,她就用自己身子,去拦着那些士兵。周边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细雨,曹衍见他们久久拉不开楚瑜,怒吼向其他人:“动手啊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朝着楚瑜冲去,一鞭子甩在楚瑜身上。

    鞭子在楚瑜身上见了血,旁边人惊叫出声,而这时,周边士兵也在曹衍驱使下冲向了其他棺木。

    王岚率先没忍住,大着肚子扑向自家夫君的棺木,嚎哭出声:“六郎!”

    “将六少夫人拉回去!”

    蒋纯大吼出声:“护住六少夫人!”

    “不准还手!”

    楚瑜抬起头来,扬声开口:“我卫府并非谋逆之臣,绝不会向朝廷之人出手。谁都不许还手!”

    说着,楚瑜转过头去,盯着谢玖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口,反复念着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谢太傅。

    谢太傅。

    谢玖注意到楚瑜的目光,她站在原地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周边是哭声,是喊声,士兵们努力想打开棺木,然而卫府的人却冲上去,拼命抱在棺木上。

    他们如楚瑜所言,没有反抗,只是拼命扒在那棺木之上,被一次次拉开,又一次一次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三郎……三郎你莫怕……”

    张晗不会武,便整个人都趴在了棺材上,又被士兵拖下去。

    王岚因为怀孕,被下人拖着,一个劲儿哭喊着想要上前。

    蒋纯面对着棺木,整个人死死按住棺木,指甲都扣在了棺木之上。

    而楚瑜就趴在卫忠棺木身边,背上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卫府满门都是哀嚎声,是哭声。

    姚珏咬着牙,眼眶通红,她浑身颤抖,想要做什么,却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而楚瑜盯着谢玖,一动不动,谢玖神色冷漠,然而眼中却是浮光掠影。

    她仿佛是看到自己刚嫁到卫家那一天,卫雅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卫雅小她两岁,他低着头,小声道:“听闻谢家百年书香门第,我的名字你或许会喜欢,我单名雅,叫卫雅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颤抖着,握住她的手:“我虽比你年纪小,却很可靠,我以前见过你,春日宴上,那时我四哥尚未娶亲,我还不能去求娶你,所以我总催着四哥赶紧成亲,就怕你没等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说着,舒了口气,抬头看向她:“还好,你没嫁得这样早。”

    那时她很诧异,谢家人心薄凉,她从未见过一个少年,单纯至此。

    嫁他是权宜之计,她本庶女,能嫁到卫府,也算不错。她早做过他身死改嫁的准备,只是她以为这是十年,或者二十年,从未想过这样早。

    五郎……

    谢玖听着周边人的哭喊,感觉喉咙间有什么涌上来,她捏着拳头,慢慢闭上眼睛。许久后,她毅然转身,姚珏一把拉住她: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谢玖苦笑了一下:“去找死罢!”

    说罢,她猛地推开她,转身跑进了雨里。

    姚珏站在原地,看着不远处大雨中和官兵对抗着的卫家人,咬了咬牙,她猛地冲了进去,怒吼出声:“曹衍,你心里真是没有王法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姚四小姐?”

    曹衍抬起头来,颇为诧异:“我以为,四小姐是聪明人?”

    姚珏不说话,她咬着牙,喘着粗气,曹衍看着她,轻笑了一声:“我还以为姚小姐,也同少夫人一样有骨气呢?你说这卫家的公子有什么好的,那个卫四郎,我记得还是个断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