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柳雪阳被楚瑜的话震得半天回不过神来,许久后,她却是慢慢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卫家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家族,她虽然出身书香门第,却也是年少便嫁入卫家,跟随卫家起起伏伏之人。

    如今卫韫虽然只有一句书信,然而凭借着多年对局势的敏感,柳雪阳却也明白了如今卫家就在刀剑之上,若稍有不慎,便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她看着比她还要镇定平静的楚瑜,认真道:“有女如此,乃卫府之幸。卫府若能平安渡过此劫后,必不相负。”

    楚瑜听到这话便笑了,柳雪阳面上一冷,随后道:“我即刻带几位小公子赶往兰陵,你在京中行事需得谨慎,若有必要,我会带老夫人回来。如今卫府全权交给你,你对外就宣称我带孩子出游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婆婆一路小心。”

    楚瑜点头,柳雪阳也不再多说,即刻让士兵封锁了各院落,随后带着人去了五位小公子在的房中,直接抱上人便立刻连夜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瑜站在门口送走柳雪阳,为了防止追踪,他们一共送出三辆马车,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等送走柳雪阳后,楚瑜回到屋中,便听见后院一片吵嚷,晚月上前来,冷静道:“梁氏听闻夫人出府之事了,吵嚷着要见您。几位少夫人陆续醒了,要求求见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少夫人不用管,长月,”楚瑜叫了提剑等在一边的长月,吩咐道:“你即刻去楚府,连夜借一百家兵过来,此事只能让我父亲知晓,其余人一律不可。”

    长月应声,旋即转身出了卫府。

    “把账本带上,去见梁氏。”

    楚瑜见长月出去,随即带着晚月出了大堂。

    卫夏卫秋连同着侍卫长官卫云朗一起跟在她们身后,带上两排士兵风风火火到了梁氏住所。

    梁氏还在吵闹,楚瑜进去之后,她愤然道:“楚瑜,你这是什么意思?!夫人呢?夫人在哪里,我要见她!”

    “夫人有事外出,如今卫府由我全权掌管。”

    楚瑜直接路过她,走到首位上,端坐下来。

    晚月抱着账本站在她身后,梁氏一看那账本,脸色便变了。她犹自强撑着道:“夫人怎会将卫府交给你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掌管?卫府由我执掌中馈十二年,若夫人有要事离开,也当先找我商议。如今怕不是你囚禁了夫人,挟天子以令诸侯吧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楚瑜倒也不恼怒,她端起茶杯,轻抿了一口:“倒是个读过书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抬起头来,目光平静看着梁氏:“夫人为何找的是我不是你,你心里不清楚吗?你便说吧,是你自己招了,还是我给你一桩一桩账清算?”

    楚瑜说话并没有提声,声音从容平缓,然而正是这样平静的态度,才显得格外有力。

    梁氏内心风起云涌,她看着那账本便知道,楚瑜怕是查过帐了。

    可她什么时候查的?她明明已经严加防范,明明没看见楚瑜动过任何账本的痕迹……

    她抿唇不语,楚瑜抬眼看了她一眼:“行了,我也不同你多说,这些年你在卫府挪用的银两,一共二万八千银,我会找你哥哥讨要。而你,”楚瑜看着她,盯了许久后,平静道:“明日天明,我会押送官府,按律处置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梁氏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在卫府受到礼遇多年,她几乎忘了自己妾室的身份。

    卫府不重嫡庶,她的三个孩子在卫府与嫡子近乎无异,而柳雪阳性情温和,不管庶务,以至于整个家中,所有人、包括她自己,都忘记了自己妾室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固然因宠有了一定地位,然而律法之上,却清楚写明了她与妻子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奴若盗窃,杖五十,刺字冲边;若为妾室,杖三十,刺字。

    杖三十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普通女子来说,这与赐死无异了。

    梁氏急促呼吸起来,在楚瑜起身时,她焦急出声:“不!少夫人!您不能这样!”

    楚瑜被她抓住袖子,对上梁氏急切的眼神,梁氏眼中含泪,声音颤抖:“少夫人,我是三位公子的母亲,您这样做,三位公子回来,会寒心的啊!”

    过去正是因着如此,柳雪阳和卫忠一直对她额外尊重。

    卫家七个孩子,个个都是俊杰,卫忠和柳雪阳不原因他们因为嫡庶生分,毕竟战场之上,一家人就是一家人,因此对于这些孩子的母亲,也十分礼遇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平时,楚瑜愿意为了这个原因去忍让梁氏,然而她悉知梁氏未来做了什么,她便不能放纵。

    于是她道:“你未曾犯下的罪过,我没有计较。如今所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