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楚瑜偷钥匙偷得不动声色,梁氏也没察觉。

    等到晚上,楚瑜就偷了账本,再溜进仓库,一样一样清点对账。白天她就跟着梁氏,随时盯着她。

    梁氏被她盯得心慌,倒的确没做什么小动作。

    卫府家大业大,楚瑜查账查得慢,她倒也不着急,就一面查一面记出错的地方,闲着没事,就和卫韫写写信。

    卫韫年纪小,在前线担任的职务清闲,几乎就是给卫珺跑跑腿。于是每天很多时间,回信又快话又多。

    卫珺偶尔也会给她书信,但他似乎是个极其羞涩的人,也说不出什么来,无非是天冷加衣,勿食寒凉,早起早睡,饮食规律。

    卫珺写了这句话,卫韫就在后面增加注释。

    天冷加衣——嫂子可以多买点漂亮衣服,想穿什么穿什么,全部记在大哥账上,不要怕花钱。

    勿食寒凉——嫂子别吃太冷的,大夫说容易肚子疼,大哥已经买了白城所有好吃的小吃,回来就带给你。

    早起早睡——嫂子要好好睡觉,睡不着找卫夏要安魂香,大哥想你想得睡不着,怕你也太想他了。

    饮食规律——算了,嫂子我编不出来了,你知道大哥很想你就对了。

    楚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话痨小叔子了,看边境来的信,她只觉得好笑,多看几日,就成了习惯。只要看见卫秋拿着信进来,她就忍不住先笑了。

    楚瑜查账的时候,楚家也派人到了昆阳,找到了顾楚生。

    顾楚生刚在昆阳安定下来,整理着昆阳的人手。

    这地方他上辈子来过,倒也得心应手,只是事情实在太多,哪怕熟悉也很难一下做完。

    等楚家派人过来的时候,他从案牍中抬头,好久后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第一个想法便是——楚瑜来了!

    按照原来的时间,楚瑜应该是在半路就追上他,可他哪怕刻意延缓了速度,都没见楚瑜追过来。他心里焦急,面上却是不显,他向来是个能等待的,他知道楚瑜一定回来。

    如果楚瑜不来……他如今也做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回来得太晚,回来得时候,父亲已死,自己也马上就要启程离开华京,根本来不及部署什么,他想娶楚瑜,也只能靠楚瑜对他那满腔深情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时候,他不得不去面对,当年的楚瑜对他,的确是下嫁。

    抛弃荣华富贵,嫁给他一个一无所有的文弱书生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不是没感动。

    至少娶她的时候,是真心实意,想要回报这份感情。

    可是当所有人都说她对他多好,说他多配不上她的时候,傲气和愤怒就蒙蔽了他的眼睛。当他平步青云,面对这个曾经施恩于她的女人,他怎么看都觉得碍眼。她仿佛是他人生最狼狈时刻的印记,时刻提醒着他顾楚生,也曾经是个狼狈少年。

    等她死了,等他经历岁月,看过荣华富贵,走过世事繁华,经历过背叛,经历过绝望,他才骤然发现,只有年少时那道光,最纯粹,也最明亮。

    他想起当年的楚瑜,心里有些颤抖,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站起身来,同侍从道:“让楚家人稍等,我换件衣服就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去了厢房,特意换上了自己最体面的衣服,束上玉冠,在镜子面前确认了仪态后,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去了大堂。

    他拼命思索着楚瑜是怎么来的,楚瑜和卫家的婚事如何处理,楚瑜……

    他想了许多,到了大堂,只见到一位楚家侍从时,他不由得愣了愣。

    对方上前来,恭恭敬敬行了个礼:“顾大人。”

    顾楚生点点头,将心里的疑虑压在了心底,回了个礼道:“山叔,许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楚山是楚家的家臣,顾楚生也知道他在楚家颇受看重,哪怕他品级并不高,他还是对楚山颇为恭敬。

    顾楚生说着话,迎了楚山坐到位置上,随后道:“不知山叔今日前来,可是楚叔叔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大事,”楚山爽朗笑道:“将军此次就是吩咐了两件事,第一件是他知道顾大人如今的处境,让我带了些东西过来。”

    楚山说着,带了一个匣子上来。

    顾楚生双手接过匣子,打开之后,里面放满了金元宝和几封书信。

    “昆阳有几位将领,与将军还算熟悉,这里面是将军亲笔书信,顾大人可拿去拜见,出门在外,多有人照拂一二,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楚山只字未提里面的黄金,是顾及了顾楚生的面子,如果顾楚生真是个少年,或许还醒悟不过来这番好意,他素来心高气傲目中无人,全然体会不了别人不着痕迹的善。

    然而他如今也经过了这么多年打磨,知晓了楚山的体贴,他如今的确缺钱,也并不推辞,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谢谢楚叔叔了,也谢过山叔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真诚,楚山笑容也更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