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顾楚生一直等到日落,都没见到楚瑜的身影。

    与记忆中不一致的事让他忍不住有些担忧,这时官兵再也没有了耐性,强行拉过马车,不满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顾楚生看着人来人往的城门,深吸了一口气,终于启程。

    没事,楚瑜一定会来。

    他告诉自己,他回来必然会引起一切变故,但十七岁的楚瑜对他感情有多深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上辈子她来了,这辈子,一样会来。

    顾楚生满怀希望踏上自己的官路时,楚瑜正在睡着美觉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后,她就收到了楚锦派人送过来的消息,说是顾楚生已经离京了。

    楚瑜倒不是很关注顾楚生离京与否,她更在意的是,自己这位妹妹,怎么这么神通广大?

    她现在对外面的消息一点都不知道,楚锦却连顾楚生什么时候离京都清楚。这些事儿应该是楚锦从顾楚生那里得到的消息,也就是说,其实那些年,顾楚生和楚锦关系一直没断过。

    在楚锦说着自己对顾楚生没有任何情意、让她和顾楚生私奔的时候,楚锦自己却一直保持着和顾楚生的联络。

    楚瑜抬手将手中的纸条扔进火炉,同来传信的侍女道:“同二小姐说,这种事儿不必和我说了,规矩不用我说太多,她心里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着,楚瑜抬头,瞧着那侍女,冷声道:“将军府要脸,让她自己掂量着些!”

    侍女不知道纸条内容,被楚瑜说得有些发蒙,慌慌张张离开后,楚瑜看着炭炉里明明灭灭的火光,忍不住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张纸条,让她对自己这位妹妹也差不多是彻底的死心了。

    楚锦这两面三刀的性子,并不是未来养成的,而是坏在了骨子里,坏在了根里。

    当年她喜欢顾楚生,但因着是楚锦的未婚夫,那么多年,她从来没有表现过。她没有多说过一个字,甚至日常相处也会避开,圣上赐婚,她就答应,她自认做得极好,连当年她追着顾楚生到昆阳时,顾楚生本人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楚锦哭诉,如果不是楚锦求她,她又怎么会去苦等顾楚生?

    一面说着自己不喜欢鼓励姐姐寻求真爱,一面又与顾楚生藕断丝连……

    楚瑜有些无奈,她有些不明白楚锦为什么会是这个性子,明明同样出身在将军府,明明同样是嫡小姐,怎么会有这样不同的性格?

    楚瑜想了一会儿,也不愿再多想下去,趁着刚刚回来,她找了笔墨来,开始回忆着上辈子所有她所记得的大事。既然重新回来,她自然是不能白白回来。

    短期来看,最大的事莫过于卫家满门死于沙场。

    当年七月二十七日,也就是楚锦嫁给卫珺当日,边境急报送往华京,卫珺随父出征。

    卫家一共七个孩子,包括最小的卫七郎卫韫,都跟着上了战场。所有人都以为战神卫家会像以前一样在不久后凯旋归来,然而一个月后,传来的却是二十万精兵在卫家带领下被全歼于白帝谷的消息。

    卫韫扶柩回京,于大理寺受审,因为此次战役失利的原因,是镇国候卫忠不顾皇令强行追击北狄逃兵所致。于是各大世家纷纷表明与卫家脱离关系,除了二公子卫束的夫人蒋氏自刎殉情以外,其他各房夫人侍妾均自请离去。卫韫代替兄长父亲给这些人写了和离书,一时之间,卫家树倒猢狲散,偌大侯府只剩下一个卫韫和卫老太君,带着五个还没长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楚瑜跟着顾楚生当时远在昆阳。昆阳是北境第二线,粮草运输要地,楚瑜当时帮着顾楚生往前线运输粮草运输过好多次。

    然而楚瑜接触战事的时候,也已经是卫家人都死了之后了。当年卫家人具体怎么死,因何而死,她的确是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后来国舅姚勇临危受命,驻守白城,最后弃城而逃。各地均起战乱,备受牵制,朝中无人可用之际,卫韫于牢狱之中请命,负生死状上了前线。

    要么赢,要么死。

    而后卫韫凯旋归来,回来那一日,提着姚勇的人头进了御书房,出来后之后,皇帝为卫家所有战死的男儿,都追加了爵位。

    她不希望卫家人死。

    楚瑜捏着笔,眼里带了寒光。

    卫家那些这样铁血男儿,不该死。

    她细细写下卫家所有相关的片段,力图还原当年的事。

    一直写到接近天明,谢韵带着人端着盘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将军府已经挂满了红灯,张贴了红纸,谢韵看见正在写东西的楚瑜,着急道:“你这是在干什么啊?马上就要成亲了,还不好好休息,明天我看你怎么过!”

    “母亲,不妨事。”

    楚瑜将那些纸扔进了炭炉里,梳理了一夜,所有细节都在脑中盘过,已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楚瑜从容转身,看见丫鬟准备的东西,含笑道:“是喜服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赶紧换上吧。”谢韵有些不满,但看着自家女儿欢欢喜喜的样子,那些不满也被冲淡了不少,招呼了人进来,伺候着楚瑜开始梳洗。

    沐浴、更衣、擦上桂花头油,换上大红色金线绣凤华袍。

    而后楚瑜便端坐在经前,由侍女上前来为她化妆。

    楚锦端了梳子进来,走到谢韵旁边,同谢韵道:“母亲,梳发吧。”

    谢韵看着镜子里的楚瑜,沙哑着声同楚锦道:“你瞧瞧她,平日都不打扮,今日头一次打扮得这样好看,便是要去见夫君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谢韵拿起梳子,抬手将梳子插入她的发丝,低了声音:“日后去了卫家,便别像在家里一样任性行事了,嫁出去的女儿终究是吃亏些,你在卫家,凡事能忍则忍,别多起争执。”

    若换做往日,听这番话,楚瑜大概是要和谢韵争执一下的。然而如今听着谢韵那带着哭腔的声音,她那点争执的心都散了去,叹了口气,只是道:“女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谢韵点点头,抬手给楚瑜梳发。

    “一梳梳白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梳白发齐眉……”

    谢韵一面给楚瑜梳发,一面含了眼泪,等末了,她有些压抑不住,似是累了一般,由楚锦搀扶着走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侍女上前来给楚瑜盘发,然后带上了凤冠。

    做着这些时,天渐渐亮起来,外面传来敲锣打鼓之声。一个丫鬟急急忙忙冲进来,欢喜道:“夫人,大小姐,卫家人来了!”

    闻言,谢韵便站起身来,似是想要出去,然而刚踏出门,骤然想到:“不成不成,他们还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于是又回来,同屋里女眷一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